阳光、绿植、温度...

中国社评网    发布日期:2021/3/16 11:58:35    浏览320次



初次接触生态阳光房

近几年独具一格的生态餐厅非常火爆。在北方,即便是外面冰天雪地,室内也能温暖舒畅,满眼都是郁郁葱葱的植物,甚至是热带的植物。

作为暖通行业的知名企业家,孙环宇接触生态餐厅却因为一个非常偶然的原因。

初夏的早上,孙环宇的手机响了。彼时他正在为下午公司会议的发言而字斟句酌。他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心想,不是骗子就是推销,于是未予理睬。可那个电话却执着,反复地呼叫,这让孙环宇有点烦。

他没好气的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个沉稳而厚重的声音,听起来不像年轻人。出于礼貌,孙环宇和对方聊了起来,可越聊心里越奇怪。对方说他是在网络上搜寻到孙环宇的格蓝轩科技公司,于是打个电话来咨询一些关于暖通的问题。令孙环宇奇怪的是对方完全不顾唐突,除了开始简单的客套外,一直在询问地源热泵的相关问题,而且越聊越深入越聊越专业,完全不像一个外行在咨询问题,无论怎么听都是有备而来。孙环宇甚至怀疑对方是否手边放着一摞厚厚的提纲,因为他提问的方式、条理性实在是太强了。

孙环宇是地源热泵这个行业最早的从业者之一。出于礼貌更出于对专业的尊重,他强迫自己耐住性子回答了对方的所有问题,于是这个电话就超常规的打了将近2个小时。下午的会议常规而平淡,因为在孙环宇的脑海中,对这个电话的疑惑始终挥之不去。

转过天的上午,坐落在北京市房山区阜盛东街的格蓝轩科技公司迎来了三位陌生的访客,而且点名要见孙环宇。通过寒暄,年纪最长的一位自称姓林,他就是昨天和孙环宇通话两小时的陌生人。其他两位分别姓任和姓郭。三个人也不客气,请孙环宇带着他们在公司里仔细的转了一圈。孙环宇很少如此被动,他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客气,这三人什么来路?如果是骗子是不是太专业了点?

三位客人终于落座。林姓客人介绍说,他们是一家大型工程公司的人,他自己是公司的总工,任工是公司项目招商采购的负责人,而最后一位郭工是施工现场的负责人。对方的公司孙环宇是闻名已久,是绝对的大型企业。眼前这三人如果所言不虚,那都是公司中相当重量级的人物。

根据林工的介绍,他们企业希望修建一个大约两千余平米的类似生态餐厅一样的场所,用以体现企业重视环保崇尚自然,以及人文关怀等方面的企业精神。但这样一个工程对他们自己来说也是第一次,尤其是涉及大量暖通方面的专业知识,他们也缺乏相应的专业人员。所以林工就用了一个最原始的法子:通过网络搜索,挨个打电话咨询。而在他打通的众多电话之中,孙环宇是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一个。“我当时手边可是有提纲的,我相信你肯定没有。”林工的笑容中有些狡黠的成分。

“我们三人今天来访,就算是实地考察过了。我希望你对我们的项目感兴趣,能积极参与我们暖通方面的项目招标,如果你愿意,请好好准备一下。”临走时林工说到。

把三人送上电梯,孙环宇依旧没回过神儿来。平常都是我们上杆子追着,这还真是第一回遇到这么邀约投标的。孙环宇想着,我得看看,今天太阳是从东边升的吗?

孙环宇走到窗前,望向远方的天空。只是当天多云,他看不见太阳。


施工项目难度大

大刘是典型的理工男。什么事儿都要弄得清清楚楚,不能有一点含糊。别人开的玩笑,他多半要等一会儿才能反应过来,如果他要说个笑话,准保一屋子人莫名其妙,冷得找不着北。

“咱们这个项目的难度还是非常大的。”大刘作为格蓝轩科技派出的项目经理,正在侃侃而谈公司的方案。也只有这种时候,才能让他口若悬河。“首先,咱们这是个阳光房。完全由钢骨架和钢化玻璃搭建。整体建筑没有一点保温措施。而咱们这个地区,冬天的最低温度是零下15度左右,而夏天日光下的温度能超过65度。现在的要求是每天提前半小时开机,然后温度必须恒定在27度左右,而且要求长期运营稳定、可靠,无需维护。这对任何品牌的空调系统,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图为生态餐厅全玻璃外景

“第二,在上面所说的基础上,咱们这个阳光房,因为室内有树木,所以层高超过了十米,一般空调的射流根本到不了地面,只能选用高静压风机。可以说仅此一条,选用其他方法的方案都不可能满足需求。”

“第三,除了温度,还有个湿度问题。阳光房作为一种生态场所,室内布置了小桥流水,也就是有自己的水系。比如夏天制冷,空调的冷气到达地面,却绝大部分会被水系吸走,而且在前期高温的作用下,室内的空气湿度也是异常高。我们测算了一下,大约会达到95%,人走进来,像在云里雾里的,关键这些水汽,也是相当吸能的。所以在控温的同时,还必须把室内的湿度降下来。”



▲图为项目室内照片

“第四,咱们这个阳光房建设的目的,是为了体现企业环保、自然的企业文化。而我们测 算了一下,虽然这个项目的室内面积只有两千多平,但因为层高以及上面所说的诸多原因,这个项目的空调设备负荷其实是超高的,达到300w/平米,就暖通方面而言,其装机容量会超过一栋八千平米的写字楼。这么大的负荷,如果完全硬烧电,那无疑是与企业建设这个项目的初衷背道而驰,所以必须有一整套超高效的节能方案,才能最终达到目的。”

“当然还有,两千平米的阳光房,我们看到内部设计也是园林式的,各个区域有各个区域的功能。如果单独使用一个区域,是不是也需要开动整个机组才能让这个区域温度湿度达标呢?如果不是,就需要整个暖通系统有足够的灵活供给能力,而对终端就会要求更多。终端多了,就会带来新的问题。空调末端一定是无人值守的,更多的末端对设备的隐藏以及自动调节能力,都有着更高的要求。”



▲图左:室内施工好的空调系统

大刘把一屋子人说得瞠目结舌,因为他提出的要点和难点远远超出了众人的想象。更为关键的是这并不像竞标单位为抬高价格而故弄玄虚,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合情合理,又都有数据作为依据。不少人都在相互间窃窃私语,林工微笑地看着滔滔不绝的大刘,和在他身边坐着的孙环宇,而任工则眉头紧锁,嘴里似乎一直念念有词。

散会的时候郭工悄悄走到孙环宇的身边:“听了好几场了,我看你的希望最大。如果真的是你们,希望你能安排一个强力的现场经理,别说的好听,做的时候落不了地啊。”

“大刘是我们最负责任的同事之一,现场能力也强,你看他行吗?”孙环宇问道。

“我看行。”郭工说,他想了想忽然笑了,打了个哈哈:“呵呵,不过估计你今天可是把任工得罪了,你们方案中强调要规避的,很多都是他推荐的企业所宣扬的。猴炸麻花,满拧。”说完郭工笑笑,就走开了。



▲图为项目室内照片

问题也是考验

一大清早,早的连太阳还没来得及刷牙,孙环宇的电话铃就响了。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大刘气急败坏的声音。

“孙总,这活儿不好干呀。”

“别着急,慢慢说。”孙环宇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有点发蒙。

“上周跟您汇报了,咱们要排设备,找配电图纸。可问了一圈,配电、桥架的事儿没人管。没办法,我只好去找郭工。郭工就带着我去找任工,谁知任工一听是配电的事儿,直接就问我,这不是该你们负责的吗?我当时就蒙了,我们干暖通的什么时候会去管配电呢?

“然后任工就跟我说,让我跟你商量,否则就暂停,他看看其他企业会不会帮忙。这就是威胁啊。”

孙环宇放下电话,把刚才和大刘演算的成本又过了一遍。免费帮他们做配电、桥架,那利润就真的所剩无几了。可问题在于,即便是这个又做了,后面是不是还有别的呢?这总不能是无底洞吧?

“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自己撞上门的,所以说即便不做,也没什么。”孙环宇继续思索:“但另一方面,生态场所是目前的热门领域,而在这种项目建设中,暖通又是重头戏。它能非常全面地展示一个暖通企业的方案优化、产品选择以及现场施工能力。这对公司非常重要。”

孙环宇做了一个决定:不去考虑利润,只要成本包得住,全力以赴完成这个项目。他拿起手机,给大刘发了一条信息,就一个字:干!




▲图为现场施工图

咖啡馆里,孙环宇和任工对面而坐。孙环宇从包中拿出合同,一条条跟任工比对:“您看,配电也好,桥架也好,还有其他一些小项目,这些都不是我们合同中包含的。您现在都要求我们做,总价却不变,我们的损失非常大。关键是这些项目虽然我们了解,却也不是我们经常做的,如果在这些项目上后续出现什么分歧,第一是我们好心办坏事,第二这个责任我们也负不了啊。”

“不用拿合同了。”任工嘬了一口咖啡,“我签的合同我当然知道。我也知道,让你们承担了不少额外的工作。但这是我的要求。你们可以接受,自然也可以拒绝。你们的方案不错,但能完成的肯定也不止你们一家。跟你们签约的速度之快,在我们集团中也是罕见的。这不是因为我们迎合林工,而是几个人一致同意的结果。那天林工打电话,其实我就在旁边,不怕你知道,你们能拿到这个工程,不仅是方案,更重要是你们的态度。”

“相信我!”任工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能把谈业务时的态度保持到整个工程结束,这样的企业并不多。好了,大主意你们自己拿,就是要快点把结果告诉我。”

“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损失啊。”孙环宇道。“损失也是承接工程的一部分。”任工一脸严肃。“我说了,主意你们自己拿,把结果告诉我。”任工转身离开。

这上哪说理去?孙环宇心里憋着火气。看不透任工。毕竟我们也没得罪这位任工啊。

真金不怕火炼

破解困难,成功验收

孙环宇仰着脖子在看他们安装的设备,这时林工带着一大帮子人走了进来,看见孙环宇,他有些奇怪:“咦,孙总,你们就两个人啊?”

“是啊,”孙环宇也在看林工身后的人,密密麻麻一大群,怕不有三十多人啊。

“这些都是我们验收团队的成员,今天一起开现场验收会。这里有公司专门负责验收的,有负责财务审计的,还有日后具体负责这个场所经营管理的,我就不一一介绍了。你们就两个人能回答好他们的问题吗?”林工问。

孙环宇笑着说:“我们公司小,人来多了没用,还是我们两个人说。大刘负责回答现场问题,我负责方案和设备相关问题。”在孙环宇的记忆中,这是他见过的最庞大的验收队伍了,而且他很快就了解到,这也是他遭遇的最专业的一次验收。

人群中不断有人发问,看似杂乱,其实有条不紊。先是验收和审计人员按照清单逐个了解设备所在,再是设备部门详细查看设备安装和工艺,接下来现场管理了解工程收尾时需要的注意事项,负责维护的人员了解日后的维护情况,日后的使用团队了解使用常识等等。对孙环宇来说,这绝不只是一次现场验收,它其实包含了验收、培训甚至还有一些科普内容。




▲图为安装好的室内空调

外面的天空已经发暗了。从上午11点到下午快7点,就在孙环宇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现场验收终于结束了。郭工站起来说:“我们公司的验收是以严苛闻名的,不过孙总,你们真的不错,一次性验收通过在我们企业里还是第一次。”

“郭工,我也奇怪呢,你是不是提前给他们透什么风了?”说话的应该是审计方面的负责人。“他们很专业,能回答上来问题并不奇怪。可稀奇的是他们打开笔记本电脑,面对所有的问题,都能做到有数据有凭证,甚至绝大多数问题都在他们的几个表格中。别说他们是做暖通工程的,就是干了十几年财务的,如果遇到突然袭击,恐怕也准备不了这么充分。我们这么多人可是准备了两天了。一定是你打招呼了。”

“郭工真的没打招呼,”孙环宇笑了,他听得出这是好话:“您看到的表格都是我们公司对项目的要求,大刘白天在现场,晚上回去每天就填这些个表格,也要填到十一二点。但是没办法,越是复杂的暖通项目,头绪越多,等发现问题再往回找,那是绝对没法办的,所以必须一样样都清清楚楚。不光咱们这个项目,我们每个项目都一样,当然,对咱们的项目肯定更加重视一些。”

“你们最好再仔细一些,看看还有什么遗漏。”一直没出声的任工忽然说话了,而且声音很大。“一个这么复杂的项目不可能没问题,趁着施工方在,一次性问清楚,不要回头再发现,那时候就未必有人伺候了。”

 “怎么说呢,老任这个人其实不坏。”回去的路上,林工微笑着对孙环宇说。“任工的经验非常丰富,也是一步步从基层走上来的。只是他负责招采。这个位置太过敏感,干好了是应该的,出了纰漏就变成有内幕了。现在社会,沾上招标,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所以你们多干点也挺好,这样大家都硬气。”

“一个工程下来,怎么可能都按照计划严丝合缝呢?解决意外的能力,真的也是我们对合作的一个重要要求。你看,你不是做得很好?”林工说到。

我做的是不错,可利润少多了。孙环宇这样想着。不过好在这个工程算是拿下了,同领域的样板也有了。想到任工一本正经的样子,孙环宇长吁一口气,再不用看他的脸色了。

项目的结束也是信任的开始

事情过了几年了,孙环宇连手机中的通讯录都整理过了。所以他最近接到的是个陌生电话。

电话号码陌生,可声音并不陌生,他一耳朵就听出来那是任工的声音:“明天上午十点有空吗?还是那个咖啡厅,想跟你聊聊。”任工一如既往的没有废话。

孙环宇整个下午都浑浑噩噩的,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他有些本能的抵触,却不知该怎么拒绝。“这有什么可烦的?”他对自己说。可说完自己也笑了:哪儿跟哪儿啊,还需要给自己打气。

阳光一如多年前一般,照入咖啡馆的窗户。

还是那张一本正经的脸。任工从包里拿出厚厚一摞介绍文件:“公司新买了一栋两千多平米的独栋写字楼,这是相关资料。现在我们谈论的是这栋楼的整体供暖工程,相关要求都已经写明了。你看一下,招标会的时间是下周五。”

“一周时间,应该是够了。”孙环宇显然被任工带入了节奏。

“我还是那句话,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态度。始终如一的态度。”任工道。

几年来,格蓝轩科技一直在发展。即便是两千平米的供暖工程,也不需要孙环宇太上心了。可是今年不同,受疫情影响,今年来整个行业的压力都是巨大的,孙环宇觉得真的又回到了几年前:全力争取每一个项目!

“孙总,还真是顺利。”大刘进来时一脸兴奋,“从开始对接,就没遇到过什么麻烦。做方案时,只要别犯忌讳,基本上所有问题都是对方第一时间回复。竞标时,用脚都能感觉到,同等条件下我们优先。从这点可以看得出,他们对我们相当重视。我想,上个工程我们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这次,我相信能获得他们的完全信任。”

完全信任?孙环宇想着:不会有完全信任,就像自己曾经误会任工。态度!怀疑一切,是他必须有的态度;而击碎一切质疑,则是格蓝轩科技的态度!



相关热词搜索:地源热泵、阳光房、节能、绿色

上一篇:
下一篇:走进内心深处,探索我向往的“民宿”位置